中国商业互联网20年的繁荣与萧条:从第一封电子邮件|腾讯|丁磊|人工智能新浪科技开始
2019-11-13

    原名:中国商业互联网的繁荣和萧条持续了20年。作者:刘佳:“互联网进入中国不是由八把大轿子带来的,而是由阳昌小道带来的。”胡启恒院士,中国互联网接入的重要推动者之一,在一句话中说经历过困难和挫折。1987年9月20日22:55,德国卡尔斯鲁厄大学的索恩用黑色屏幕和绿色字体,仔细地将电子邮件地址和内容输入计算机——“越过长城,我们能够到达世界上的每个角落”(越过长城,我们能够到达世界的每个角落)。这一天,中国人民在互联网上完成了一次深刻的接触。在发送第一封电子邮件之后,关于互联网接入的研究工作立即开始,但是道路比预期的更加艰难。上网的过程也是互联网外交的过程。一些西方国家对中国的信息获取持谨慎态度,甚至有意或无意地设置了一些软硬件兼容性障碍。直到1994年4月20日,中国通过64K国际专线接入互联网。此后,中国被国际社会正式承认为互联网功能齐全的国家,中国的互联网时代也开始了。从发送第一封电子邮件到1998年中国互联网的商业化,到纳斯达克“中国概念股”的登陆,百度对谷歌搜索神话的重新创造,到阿里巴巴打开在线商业大门,腾讯威讯变成了一张移动门票……在互联网技术革命的推动下,中国商业社会正在发生深刻的变化。以人工智能为核心的新动能将支撑新时代的历史变迁。《沸腾十五年:中国互联网1995-2009》一书的作者林军在书中总结道:“与中国其他行业相比,互联网行业更加开放、透明,倡导创业文化,鼓励大胆创新,有更多的手段来增加财富,并产生足够阳光灿烂的亿万富翁和社会偶像。”e梦想开始了,中国的互联网从门户网站开始。1995年初,张淑欣和丈夫从美国回国,建立了中国最早的门户迎海围,拥有700万现金和800万银行贷款。信息高速公路离中国人有多远?北面1500米。英海伟的广告牌竖立在中关村南街0公里处,被认为是中国互联网启蒙运动的象征。24岁的丁磊一生中第一个艰难的决定:离开宁波电信局去广州。在离开宁波之前,丁磊和CFIDO建立了自己的BBS。两年后,丁磊创建了网易。今年,来到硅谷的王志东会见了风险投资家冯博,然后是江丰年。1998年,司通利、蒋丰年与华源合并,新浪诞生。同年10月31日,张朝阳31岁生日,北京下雪。当飞机从美国降落在北京时,张朝阳感到一阵寒冷。一年后,张朝阳首次融资17万元,在北京万泉庄园一栋不到24平方米的租房里用午餐盒开始创业。1996年,他创建了ETSEN,并于1998年创办了搜狐。1998年双11日,还没有引发全国人民的购物节,在深圳,改革开放的热土,马华腾拉动张志东、徐承业、陈一丹、曾力清等合作伙伴创建了腾讯。最早的办公室是上世纪80年代从朋友那里借来的一间舞厅,天花板上悬挂着一个迪斯科风格的灯球。在杭州文艺西路湖花园的一所房子里,18名年轻人聚集了50万元来开办自己的企业。小个子马云在房间里对他的合伙人说:“我们想成为一家由中国人建立的全球性公司。”然后他说,“现在你们每个人都可以省点钱吃晚饭,然后把剩下的钱拿出来。”在北京刚刚开业的海龙大厦里,一个年轻人刘强东租了一个不到4平方米的柜台。他的主要业务是帮助客户制作VCD。还有邵逸波、李国庆、余玉和来自不同行业的四个粉丝,沈南鹏、梁建昌、季琪和范敏。不久,电子商务网站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今年圣诞节,李彦宏带着“科技改变世界”的梦想,带着在美国申请的超链接分析技术的专利,从加利福尼亚飞往北京。他在北京大学资源酒店租了两个房间,和一名会计、五名技术人员和一群合伙人徐勇一起创办了百度。作为中国第一代互联网,他们享受着辉煌的时光,很早就跃上了互联网舞台的中心,但并不是每个人都在第一次互联网泡沫中幸存下来。三家门户网站一上市就受到纳斯达克的重创。新浪股价跌至1.06美元,搜狐股价跌至60美分,网易股价在上市当天跌破发行价,一度只有53美分。在最关键的时刻,网易董事会解雇了丁磊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王志东,新浪创始人。com,离开了公司,在资本和个人之间的竞争中成了一个悲惨的人物。”今天的互联网是一个战场,每时每刻都有残酷的故事发生。由于资金问题,马华腾几乎把开发的ICQ软件以60万元的价格卖给了深圳电信数据局,但是由于价格问题,它被炸毁了。直到那时,随着各种盈利模式的探索,如移动QQ费用、广告和其他投资,腾讯终于赚了很多钱。前明星英海伟已经慢慢淡出了人们的视线。并非所有行业都如此萧条。2001年,盛大作为韩国网络游戏传奇的代理。没人想到,没有进入潮流的网络游戏几年后会成为中国互联网上最赚钱的领域。个人电脑互联网的野蛮增长。2003年春天,给每个中国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一个叫做“非典”的鬼魂开始蔓延。在这个特殊的时期,一个行业找到了机会——电子商务。今年,阿里巴巴投资1亿元在个人网上交易平台上推出淘宝在线,创建了第三方支付平台支付宝。这一战略与今天的阿里巴巴模式有关。没有淘宝网,就没有Tmall等电子商务平台,新手物流等电子商务平台,蚂蚁的黄金服装也无法从支付宝中获取。接下来是互联网集体上市的第二波浪潮。从手持智能,宏伟网络到腾讯,空中网络,第九城……腾讯高管对记者说,腾讯上市当天的发行价为37港元,市值为62亿港元。当时,同事们私下问公司的首席财务官什么时候可以开始工作。当时,CFO“大胆预测”如何获得10香港元。谁能想到,经过12年的上市,腾讯控股已成为亚洲最有价值的公司。互联网造就了数以亿计的互联网财富暴发户:丁磊、陈天桥、马华腾、李彦宏、马云、梁建昌……与此同时,中国快速发展的互联网公司与世界顶尖的跨国公司展开了一场激动人心的战斗。腾讯QQ到微软MSN,百度到谷歌,淘宝到eBay。最终,英美烟草公司在搜索、电子商务和社交网络领域获得了最大的红利,并拥有自己的护城河。随着Web 2.0的蓬勃发展,互联网在接下来的几年里一直在变化:从网络游戏、博客、社交网站到视频、团购……门户网站发起了一场博客战争,几年后发生了一场微博战争。模仿YouTube的视频网站未能找到明确的盈利模式,在烧钱的压力下存在版权问题。业界预计,最终将存活下来的视频网站寥寥无几。2007年,巨网、完美时空、网龙等一批网络游戏公司以火箭般的速度涌入资本市场,在软件领域成功上市19年,雷军却成功离职。阿里巴巴在香港证交所主板上市,创下了香港证交所上市融资额的纪录。同年,刘强东从京东获得了第一笔资金,他已经关闭了离线商店,致力于发展在线电子商务。十年后,当中关村关闭数码城市时,刘强东留下了一句话:“不是京东改变了你的生活,而是你自己!”移动互联网的门票在哪里?2007年互联网上市热潮之后,在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的影响下,互联网上市公司的股价跌至发行价以下,企业家的融资难度加大。刘强东和他的助手在半年内跑去看了40多家风投公司,一天内最多看了5家,但是他们都说“不”。形势的突然变化使刘强东几个月内脸色苍白。但今年年底,中国网民人数达到2.9亿,超过美国,居世界第一。一些变化正在发生——谷歌已经正式发布了Android操作系统,苹果已经发布了iPhone 3G手机。随着中国三大运营商获得3G牌照,移动互联网即将到来。在移动互联网爆发前夕,PC时代用户桌面上爆发了最为激烈的“战争”。2010年11月3日,全国QQ用户收到一则子弹窗口消息:腾讯做出了“最困难的决定”,用户必须在360软件和QQ之间做出选择。“3Q战争”已经全面白热化。腾讯已经发展成为一个巨大的多天线生物。腾讯以剽窃和垄断之声,邀请社会各界人士“诊断腾讯”。马华腾终于意识到腾讯不能再关门造车了。经过彻底自上而下的战略反思,腾讯打开了大门。2011年,随着小米手机的发布和微信的诞生,中国移动互联网时代出现了具有代表性的软硬件产品。一年后,中国移动电话网民的数量首次超过电脑网民,包括阿里巴巴、百度、小米、盛大、奇虎360……互联网公司纷纷涌入智能手机的红海。2011年,腾讯的市场价值(446亿美元)曾一度被百度(462.04亿美元)超越,中国首个互联网头衔也改变了。2012年,辞去了99间客房CEO职务的张艺明开始了他的第五次创业——字节舞,来开发一个名为“今日新闻”的移动应用程序。当时,标题只是英美烟草公司的假想敌人。当时,互联网的核心问题是谁将率先获得移动互联网的门票。当Wechat的出现把腾讯带到船上时,人们发现一条小船默默地划向那艘大船。当时,阿里巴巴为弥补移动板频繁和高调投资的不足,腾讯持有移动互联网“站票”微信,360一度挑战搜索。对于百度来说,百度的应用程序不能适应一个屏幕,但在移动互联网领域仍然缺乏真正的平台级产品。李彦宏关于“鼓励狼群和消除小资产阶级”的演讲得到了业界的广泛认同。这位百度创始人是自我批评的,对员工提出了很多要求,包括“降低管理水平,提高效率”和“减少会议和及时决策”。除了这两家巨头,优酷和土豆,两家视频行业的上市公司正在努力达成交易,他们宣布了一项基于市场不成熟和未来变量的合并。在接下来的几年里,类似的合并已经发生了很多次:58次,追赶,滴落和迅速,尤伯中国,Ichi艺术和PPS,美国剧团和公开评论……互联网细分领域排名第一、第二的两家公司纷纷宣布合并,充分展示了资本对互联网的影响。2014年,阿里巴巴和京东分别上市,正式形成了电子商务的双雄模式。移动互联网的出路已经一波接一波地改变:共享经济、互联网金融、新零售、直播、连锁、人工智能、互联网支持等行业。点滴的出现颠覆了移动互联网时代的传统出租车产业,改变了人们的出行方式,也点燃了共享的经济模式。胡伟伟从汽车朋友圈中抽出一支队伍来建立摩白自行车项目,而戴伟,在北京大学丢了几辆自行车,他与几个自行车协会的学生讨论创业问题。网络金融浪潮、P2P热、众包热、供应链金融热……WeChat支付和支付宝支付开始了移动支付的战争。这只是阿里巴巴和腾讯围绕新零售业的战场之一。今天的新闻标题已经成为互联网巨头的“敌人”。不仅巨人,而且那些几乎想在内容领域做点什么的公司,都会有意识或无意识地把头条新闻当作他们的竞争对手。当互联网人口红利逐渐消失时,集团创始人王星发表评论,提出了“互联网的后半部分”的观点。与此同时,中国的互联网产品创新已经开始与美国一起引领世界,并通过残酷的市场锻炼了大批专注、勤奋、快速的决策型公司——T(今天的头条)M(美联)D(滴)已成为继英美烟草公司之后新一代的商业领袖,站在阶段。在2017年5月的下一站,来自“一带一路”的20名年轻人选择了中国的“新四项发明”:高铁、扫码支付、共用自行车和网上购物。在此背后,如果说最初的中国互联网是向美国模式学习,那么到微信、微博、智智智等,就是向美国模式学习,并且成功地超越它,而到今天的头条新闻,莫白、蚂蚁金衣,就是中国本土创新的代表,甚至已经引领了美国。今年冬天,腾讯股价上涨2.38%,至430港元,总市值达40845亿美元(5228亿美元),超过Facebook市值518346亿港元,成为仅次于苹果、谷歌、微软和亚马逊的世界第五大科技公司。从那时起,腾讯和阿里交替占据了亚洲市场的最高价值。始终保持危机感的巨人永不停息.互联网只是主菜,人工智能是主菜。”李彦宏这样说。因为开车到五环路,北京的交警给了李彦宏一张罚单。从自动驾驶仪、语音交互、人工智能开放平台到百度大脑,李彦宏和百度作为“人工智能传教士”站在舞台上。腾讯的人工智能核心是机器人X、通用人工智能(AI)和人工医疗,而阿里云ET City Brain已经将人工智能应用于城市交通管理。在更广泛的领域,AI正在改变内容的分发和推荐、外卖分发、移动电话工业、农业、工业和其他领域。根据国务院颁布的《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计划》(以下简称《计划》),提出了2030年我国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的指导思想、战略目标、关键任务和保障措施。根据计划,到2030年,中国人工智能产业的竞争力将达到国际领先水平。人工智能核心产业规模超过1万亿元,相关产业规模超过10万亿元。目前,中国已经建立了多个国家人工智能开放创新平台:百度主导的自动驾驶、阿里云主导的城市大脑、腾讯主导的医学影像、科技大学主导的智能语音、上塘主导的智能视觉。在这个全球性的人工智能竞争中,执行、产品质量、速度和数据变得越来越重要。在这方面,中国已经显示了它的优势。回顾中国商业互联网20年,从英美烟草到TMD,中国互联网企业都在改革开放的浪潮中成长起来。阿里巴巴马云曾经说过:“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浙江商人。”马云的继任者、阿里巴巴的首席执行官张勇在最近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说,不仅阿里巴巴,而且所有中国企业都是过去40年改革开放的受益者,阿里也不例外。从1999年到今天,阿里巴巴已经发展成为世界领先的数字经济,中国的整体环境和改革开放的环境。生活方式的改变是不可分割的。马华腾,当他还是个学生的时候就和父母一起来到深圳,被深圳的速度感染了。当时,深圳在三天内建了一座1层楼,深圳蛇口“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马华腾说,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政府和国有企业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的巨额投资为互联网产业的发展提供了保障。随着数字中国战略的实施,“互联网”与各个纵向产业不断深化整合,数字经济不断发展。与此同时,数字化正迅速从经济领域扩展到人民生活、政府等领域。经过一系列泡沫破裂和寒冬的考验,互联网依然无法摆脱周期性的挑战,但其基础并未动摇,正呈现出更大的生命力。中国互联网面临着千载难逢的发展机遇。行业在不断转型升级。互联网的潮流制造者继续挑战下一站的高峰。